《剑网3》十周年庆典,故都长安天空中飘荡着名为《原神》的幽灵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
  8月28日,《剑网3》十周年庆典在西安市别克陕西大剧院拉开帷幕。这场由周三持续到周日的盛大庆典邀请到了诸多嘉宾助阵,除了剧院内场的新版本发布会,设立于公共区域的外场活动更是囊括了嘉年华、游戏竞技、同人COS和文创等当下流行元素。作为端游时代硕果仅存的超人气武侠IP,《剑网3》十周年庆典可谓诚意满满,也让众多从全国各地齐聚西安的剑三玩家不虚此行,大呼过瘾。

  

  仿造盛唐长安打造的陕西大剧院

  此次活动选择在以古长安城为蓝本的仿古建筑群内举办,显然是为了贴合《剑网3》的游戏主题。西山居团队也采取了各种措施,极力营造故都长安的氛围,令玩家能够拥有沉浸式的活动体验。本来,这场主办方用心、玩家又买账的活动完全有能力成为线下游戏主题活动的样本式案例,然而活动中的一个小插曲,却在网络上引来不少非议。

  《谢云流传》:来自大唐的《原神》?

  

  8月28日,《剑网3》十周年庆典的重头戏——新版本发布会如期举行,年度资料片凌雪藏锋在内容升级之外还加入了视线追踪、云游戏等热门概念,令玩家充满期待。再加上追忆过往十年的峥嵘岁月,无论是亲临现场的玩家还是在家看直播的玩家都是心潮澎湃,情绪HIGH到临界点。主创团队更是趁热打铁,推出了历经五年打磨、”剑侠情缘“大IP下的3A级武侠单机巨作《谢云流传》的最新宣传片。岂料正是这个短片,引发了一片”不和谐“的回应。

  

  《谢云流传》概念宣传片

  在《谢云流传》的宣传片中,我们看到主角在夜晚的长安城中潜行,在与一个敌人杂兵激情拼刀之后打崩了对方体力,随即一招”葵花点穴手“,在主角的强大内力催动之下敌人委顿在地,无血而终。接下来的BOSS战中主角更是毫无传统武侠中灵动潇洒的气魄,通过朴实到毫无观赏性的格挡拼刀与BOSS反复周旋,在无数次剑枪摩擦的火光之后,终于打倒了BOSS。

  

  2019年度大作《只狼》

  这段宣传片中体现的游戏内容无论从游戏理念、战斗系统、格挡动作都像极了风靡全球的超级IP《黑暗之魂》创始人宫崎英高在今年3月推出的新作《只狼》,众多玩家纷纷在网络上表示不满,其中不乏”抄袭“、”失望“等字眼,更有声音将《谢云流传》与之前深陷抄袭泥潭的《原神》相提并论。面对质疑,开发团队最速作出回应,解答了网络上针对《谢云流传》的一些热点问题,更有团队核心成员称”我们没有能力抄袭《只狼》“。

  

  曾经的“游戏抄袭时代”告诉我们:很遗憾,玩法并不构成抄袭

  我们都知道,剑在我国的传统兵器系谱中属于偏向攻击输出的武器,剑法高者多是步法风骚的大侠,在闪避过敌人的攻击后再发出致命一剑。用剑格挡并不属于传统武术的常规操作,更别提用剑身格挡势大力沉的长兵器了,搞不了几次就成锯了。因此从武术角度出发,硬用传统剑侠的路子去套《只狼》里格挡为先、后发制人的游戏理念确实违和感满满。但在这里要说的是,即便这一版《谢云流传》的创作思路完全来自于《只狼》,也很难将之定性为抄袭。

  其依据就是玩法雷同很难被认定为抄袭,几乎已经是游戏行业的一大“潜规则”。早在80年代中期,在《超级马里奥兄弟2》大热之后任天堂通过”封建家法式“的管理网罗了一批游戏开发公司为自己的FC主机提供游戏内容,好在这些现在个个如雷贯耳的超级厂商在彼时还是刚出道的菜鸟,在管理上他们尚可接受任天堂一些略显苛刻的条例,而在开发上他们对标的样板则是国内玩家熟知的”超级玛丽“。

  

  就算是今天,横板动作游戏依然拥有强大的生命力(图:《血污 夜之仪式》)

  于是乎,横板卷轴动作游戏就成了FC上的绝对主流。这种游戏角色通过横向移动,利用跳跃躲避障碍、利用主动或被动的攻击模式消灭敌人,走到横向卷轴画面的尽头则进入下一场景的经典ACT模式,就成为了一种行业规则。在这一规则的驱动下,各家厂商通过各自的创意加入不同元素提升自家产品的辨识度,由此,《魂斗罗》、《绿色兵团》、《恶魔城》、《忍者龙剑传》等一大票留名游戏史的超级IP纷纷诞生。这个“游戏抄袭时代”,恰恰缔造了FC的黄金时代,极大地促进了游戏行业的发展。

  

  曾经的梦幻对决

  在90年代的街机黄金时期,卡普空通过《街霸》确立了2D格斗游戏的标准,SNK的《拳皇》作为后来者大有居上之势,二者间的竞争趋于白热化。这边《街霸》创作了DAN这个滑稽人物取笑SNK的当家主角坂崎良,那边SNK就把《街霸》中的最强必杀”瞬狱杀“交给坂崎良的妹妹尤莉。在十余年的竞争中,这两个厂商和各自的粉丝之间虽然争论不断,但二者始终没有达到对簿公堂的程度。进入新世纪后,两家还把各自的经典人物拼在一起联手制作了《CAPCOM VS SNK》,共同拓展街机游戏份额,堪称业内”相爱相杀“的典范。

  

  《鬼武者》里的“一闪”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吧

 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:90年代的RPG扎堆时代、后来的RTS扎堆时代、乃至如今的吃鸡时代……如同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没有理由状告日麻侵权一样,游戏玩法更应视为一种行业标准,其元素的雷同很难构成抄袭。况且,”格挡后反击“这个理念自3D动作游戏问世以来便长期存在,从早期的《鬼武者》到最近的《黑暗之魂3》中都可以看到这个元素,并不能因为《只狼》以格挡为核心玩法,就不允许其他人格挡。

  实际上,在漫长的开发周期中,《谢云流传》已经发布了多个概念宣传片。在去年的版本里,游戏主角一如传统剑侠小说中的浮夸,其花哨夺目的连击动作直让人想起《鬼泣》,今年的版本则变成了内敛的《只狼》。或许正如开发团队所言:《谢云流传》只是一个”为了技术打造的预演项目“。相比抄袭疑云,笔者更害怕的是玩家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《谢云流传》。

  《原神》的问题:这种事情不是砸个主机就算数的

  但是,正如前文所述,“游戏抄袭时代”中涌现的经典IP无一不是吃透行业标准后加入自己的创意进行再加工而生,这确实是在推动游戏行业的发展。而单纯的拿来主义,只会成为阻碍游戏行业发展的毒瘤。

  

  2016年的ChinaJoy,手游《自由之战》的团队在腾讯展台前拉开横幅,痛斥腾讯抄袭自家游戏中的”双轮盘锁定“专利,扼杀了国人“实现手机MOBA的梦想”。对此,腾讯的回应是“这种事情不是拉个条幅就算数的”,此事再无下文。那个被《自由之战》团队指责抄袭的腾讯游戏,叫《王者荣耀》。

  

  2019年的ChinaJoy,某“NS游戏知名微博主”在网络公开行程,还po上了自己坐高铁赴沪的照片。8月3日上午,这名博主在索尼展台作出不雅手势后拍照留念,并在PS4游戏《原神》展位前砸毁了一台PS4主机,后被现场安保人员带走。距离砸机现场数米之遥,就是由腾讯代理进入国内市场的任天堂NS主机展台。

  

  吉田修平在推特上为《原神》站台

  《原神》由国内知名厂商米哈游开发,是索尼PS4主机国行游戏阵容中的重要一员,索尼娱乐总裁吉田修平甚至在推特上称《原神》是他2020年最期待的游戏之一。按照以往的惯例,《原神》完全是“为国争光”的典范。然而《原神》早先公布的一版宣传片,在画面风格和分镜运用上与任天堂自研NS游戏《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》颇为类似,被国内很大一部分任天堂NS主机用户愤怒地认定为“抄袭”。

  

  《原神》

  经过网络的发酵,短短数月间《原神》就成了“游戏抄袭”的代名词,这也是之前《谢云流传》被拿来对标《原神》的背景因素。既然玩法很难构成抄袭,那么任天堂玩家认定的画风、动作和分镜到底是否能定性为抄袭呢?根据目前的的案例来看,只有在游戏美术素材和代码层面的完全相同,才有可能在法律意义上被判定为抄袭行为。因此只要《原神》不踩这两条高压线,即便是坐拥“最强法务部”的任天堂也无法指责《原神》抄袭。况且,根据笔者了解,很多参与了索尼官方试玩活动的用户都认为《原神》是一款与《塞尔达传说》“完全不一样”的ARPG游戏。这一场“抄袭门”,恐怕只有在明年游戏问世之后才会有个确定的结果。

  

  其实,米哈游《崩坏》系列的几款作品都曾被发现游戏内容与多款日本游戏大作“高度相似”,在玩家内部的口碑很是不好。对于此类“惯犯”,笔者在情感上还是有些支持任天堂用户的。不过就像前文中腾讯的“这种事情不是拉个条幅就算数的”,当没有“实锤”支撑的愤怒情绪被网络无限放大,游戏抄袭这个问题似乎也陷入了“不要你觉得 我要我觉得”的明学式逻辑怪圈。

  “我觉得”当然很重要。尤其是中国游戏行业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时间节点,中国的游戏用户特别需要有自己的声音、有自己的情绪。但当涉及类似抄袭这样既敏感又复杂的问题,如果不是单纯的游戏圈鄙视链式的语言互殴,在情绪之前,我们更应该追求的是实锤证据与客观精神。

  

  如果能定性抄袭,我当然希望《谢云流传》就此胎死腹中,我当然希望《原神》从此不得翻身,我当然希望天下无贼。但现在,我还什么都不能说(手动微笑)。哎,感觉自己好没用,要不我还是别干了吧。